首页 | 滚动 | 国内 | 国际 | 运营 | 制造 | 终端 | 监管 | 原创 | 业务 | ?#38469;?/a> | 报告 | 博客 | 特?#25216;?#32773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机 | 互联网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计算 | 三网融合 | 芯片 | 电源 | 虚拟运营商 | 测试 | 移动互联网 | 会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页 >> 业界名博 >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摩拜被收购的这一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4月11日 13:43  燃财经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4月3日凌晨,摩拜被美团收购,作价27亿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收购后,摩拜不再像过去那般一举一动都牵扯着大家的神经。这一年里,摩拜人经历了业务收缩、高管离职、公司裁员等黑暗时刻。随之而来的,是员工不由自主的懈怠和疲惫感,业务推进难、节奏慢,直到摩拜单车连名字都丢了,他们才意识到,故事真的讲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谈及过去的?#32422;海?#36825;些谢幕者常常用不成熟来形容。但跟着明星公司在风暴中心厮杀了几年,他们其实已经被一同记录在了历史当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曾经一万多人的团队只剩两三千人,摩拜人已经成为其他公司的一员。但一个名为“摩登时代”的离职群将他们联系在一起,那段梦幻的、激情燃烧的记忆成了摩拜人仅存的倔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摩拜易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场早有预兆的收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三月,曼宁大厦的保安早就察觉到了异样。他发现最近老是?#24515;?#29983;面孔出入大楼,甚至到了凌晨摩拜办公室的灯还亮着,“他们经常开会到很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不知道的?#29301;?#27004;上的会议室正在展开一场历史性会谈。这是共享单车领域第一笔收购案。但故事的最初,2017年12月,美团提出了对摩拜的小股投?#21490;?#26696;,结果谈判推进艰难,“美团在收购还是投资摩拜之间摇摆了很长时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的摩拜作困兽之斗。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,摩拜的订单量明显涨不动了,随着天气慢慢变冷,订单开始下降,同时优惠力度也在减小。“收入较之前其实是更加健康的,但我们看不到财务数据,眼见着订单量不断往下掉,大家的士气进入低潮期。”周宇回忆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?#21482;?#24352;在冬天达到顶点。2017年的冬天,戴威请来赵雷举办了一场热闹到场面一度有些混乱的年会。没有年会的摩拜却显得极为冷清,因为年终奖低于预期,?#39029;?#36831;未能发放,一些员工开始陆续离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在摩拜的李力觉得ofo是假嗨,铺张、浪费、烧钱,是为了自救(后来有供应商指出,这场年会费用未结清)。他甚至觉得这个时候收购ofo是个好?#34987;?#24403;时内部也不时传出某个周末跟ofo谈过合并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1日,摩拜董事会全票通过美团的收购方案,李斌、胡玮炜、王晓峰、夏一平都没有反对。但到了4月3日,故事发生了反转。王晓峰和夏一平投了反?#20113;保?#26446;斌弃权,胡炜炜还是投了赞成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4日凌晨,摩拜易主的消息通过?#22987;?#21578;知了每一个摩拜人。李力并没?#25032;?#21040;多少意外,“清明节前一周就在传了,大家都知道美团为了上市做高估值选择收购摩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薛佳甚至觉得这是一件好事,她观望着?#32422;簂eader的?#20174;Γ?#20182;不动我们都不会动。美团上市的可预期性要比摩拜独立上市高很多,所以被收购其实没有?#35009;?#19981;好。”同时这也意味着,原本遥遥无期的期权?#19968;换?#35768;指日可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11日,新主人王兴入主开全员大会,给出的许诺是摩拜单车继续保持独立?#25918;啤?#29420;立运营,除了?#32422;?#20986;任董事长之外原管理团队不变,摩拜联合创始人兼顾问王晓峰继续担任CEO,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继续担任总裁,投资人夏一平继续担任CTO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这个许诺似乎只是权宜之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涣散的摩拜,美团的意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动?#21019;?#31649;理层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仅过了17天,王晓峰?#24230;蜟EO,他并没有解释太多,只在朋友圈留下这样一段文字:“陪伴是最好的爱,过去这些年一直亏欠家人太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晓峰的离开让整个团队军?#24149;?#25955;。“收购当天我们leader都没有很紧张,但Davis(王晓峰)离开的那天,大家都很不开心。?#22987;?#21457;出来不到一个小时,leader立刻召集我们开会,说团队不会变,明显是在稳定军心。”薛佳告诉燃财经,“Davis平时杀伐决断都十?#25351;?#32451;,看上去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管理者形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况并没有好转。CTO夏一平被调至负责“智慧交通实验室?#20445;?#20960;乎约等于“出局”。“夏一平在团队里是出了名的?#26143;?#21644;力,平时工作群里每到过年过节就@他发红包。”周宇表示。一个月不到,CFO也选择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。“没?#24515;?#23478;公司被收购了,他的高管还留在这里。”张万全告诉燃财经(ID:rancaijing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团的意志越来越明显。去年10月底,美团点评?#26696;?#19978;市后进行首次组织架构调整。出行业务被划入LBS平台中,与LBS服务、无人配送等部门并?#23567;?/STRONG>这代表出行业务在美团点评内部权重下降,已经处于全面收缩状态。作为出行版图一环的摩拜,不?#26432;?#20813;受到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29日,摩拜工商信息也进行了变更,李斌、胡玮炜、王晓峰、夏一平均从股东中退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月23日,胡玮炜?#24230;?#25705;拜CEO,由摩拜总裁刘禹接任。她在公开信中?#25285;骸?#25705;拜就像?#32422;?#30340;孩子一样的爱,但最好的爱不是捆绑在?#32422;?#36523;上,而是在合适的时间放手让其更快成长,现在就是我放手的最好?#34987;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悉,截至目前,“VP以上级别的人,只留下三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摩拜创始团队悉数退出,出行成了美团版图的小小附属,员工的工作量骤减。“业务很长时间没有进展,从入夏到年底,?#19968;?#26412;上闲了半年。”张万全称。后来,摩拜海外业务收缩,“二三线小城市不投车,美团只打本地,没有出海的业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宇?#35009;?#20020;同样的困?#24120;?#34987;收购后,摩拜已经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大招,我只是在不?#29616;?#22797;之前已经验证过的工作模?#20581;?#37027;个时候我就已经决定要走,只是很舍不得大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薛佳则明显?#33455;?#19994;务团队的同事开始变得很懒散,有一种等着被接手的?#33455;酢?#20043;前需求每周都不一样,现在可能整整半个月讨论的还是同一个方案。“原先那些很干练的人,?#19981;?#21576;现出很疲劳的状态,节奏特别慢,大家的积极性已经调动不起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离职潮就此爆发。12月25日,有员工称离职群一天增加了近200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离开的人都去哪儿了?据悉,夏一平曾透露过?#32422;?#23558;来的规划,他很看?#20204;?#22359;链?#38469;酰约?#34915;食住行这些服务和工具背后的大数据的价?#24608;?#26377;消息?#30130;?#20182;现在去了OYO。知情人士告诉燃财经,因为某些业务上的?#21992;?#24615;,摩拜的人大概有四分之一都去了OYO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如今各?#35760;?#31243;,但他们觉得摩拜并没有亏待?#32422;骸!?#25105;是2016年下半年去的,2017年年底就有了期权,虽然不多,但我每半年就调一次薪,幅度在40%。”李力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年底,摩拜获得了“2018年度最in雇主”的消息在离职群传开,那些曾经的摩拜人再一次为?#32422;?#22859;斗过的梦想和加入了一家值得记录的企业感到骄傲。不过很快,这种骄傲被彻底击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消失的摩拜,未消逝的青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摩拜从此不叫摩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3日,美团联合创始人、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发布内部信,宣布摩拜全面接入美团App,未来摩拜单车?#25918;?#23558;更名为美团单车,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夜之间,用户只有下载了美团APP才能骑摩拜。当初,美团花了16亿元收购了摩拜的商标,如今却宁愿放弃一个已经打响的?#25918;疲?#24182;为之付出高昂的损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摩拜人十分不解。“海外根本不认美团”、“摩拜当初在商标和?#25918;?#19978;花了多大的代价,做了很多布局,好不容易积聚了很多的商誉,牌子说没就没了”、“美团买了它,却没把它用好”的看法在员工中颇为普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周宇无法?#37038;?#36825;个现?#24608;?#20294;他也承认,“被收购之后,摩拜要么就收入超过支出,成为美团的盈利点之一;要么就是继续亏损,但能给美团其他业务带来更大的效益。第一条路,现在看遥遥无期,美团上市后需要给?#26102;?#24066;场一个交代,所以没有那么多耐心一直等。至于第二条路,自然就是把摩拜单车当成流量入口,也就是它们现在正在做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摩拜这个名字成为历史,离职员工群里,大家开始回忆过往的点点滴滴。他们打开了一个视?#25285;?#36825;是摩拜人送给?#32422;?#30340;纪?#35745;?#29255;?#35874;?#24518;了摩拜进驻的200+城市,19个国家,每一个团队的合影?#32422;?#19968;起打仗过程中的片刻点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片中的每一帧画面都是摩拜人的青?#28023;?#32780;一句“这是一个伟大的、有趣的、值得记忆的事情,而这件事情是因为你们”足以让每个人湿了眼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影片最后引用了乔布斯的话(非视?#21040;?#22270;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影片最后引用了乔布斯的话(非视?#21040;?#22270;)摩拜人清楚地记得,2016年底ofo走出校园之后,两家开始贴身缠斗。订单量飞?#29301;?#20174;一开始的?#21051;?#19981;满10万单,涨到一天能有三千多万单。钱花得飞快,“一个月烧一两个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城市的夜晚静?#37027;模?#20294;拉满摩拜单车的物流大卡车轰隆隆走过,“我们本来是早上投车,后来全变成了晚上”。他们要将“红旗”插满全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力享受这种开城的兴奋感,?#26263;?#26102;谁管996啊,出差别提多爽了,一个城市忽然有了摩拜,那种成就感无法比拟。”最疯狂的时候,7天就能开一个新的城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万全有一种莫名的使命感。“加班越多越?#25032;?#21170;,每一个阶段的目标明确,大家都跟打了鸡血一样,手机都不?#22812;?#26426;。因为我们站在风口中心,今天我们上一个功能,明天各个公司都会关注,你会觉得?#32422;?#22312;见证历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的纠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下,留在美团的摩拜人唯一的念想似乎只有期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3月20日,美团B类股票正式解禁,部分摩拜人可以行使期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美团的股价表现却不那么乐观。从上市到首次行权之时,美团股票的价格跌了32%。但行权的期限只有三个月,一些人等不及了,便私下里将期权卖掉。但也有一些人还在坚持等一个好价格,甚至有人开玩笑?#25285;?#31561;到全部行权之后,离职群应该改名为美团股东大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宇?#30130;?#23545;于基层员工来?#25285;?#26399;权一般是奖励性质的。2016年入职的人在谈offer?#34987;?#26412;都有两个选择:期权多一点或少一点;等到了2017年,期权会变少一点,而且变成了有期权和没有期权两个选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已经离开摩拜的李力后悔了。“2017年应该多要期权,少要工资。”在他看来,在过去的互联网浪潮中,“有的人先在Uber或滴?#26410;?#36807;,后来去了ofo或摩拜,再后来又去了OYO。三波当中抓住两个,就能赚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实?#31449;?#26159;骨感的。“后面进来的同事都说我们财务自由了,但说实话我的这点期权只够二三线城市的首付,但我?#35009;?#26377;办法争执。”作为前300号员工的张力全感到很无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套现了之后,离开摩拜的人更多了,“估计期权都拿到了还会再走一批。巅峰时期摩拜有1万多人,现在只剩下两三成。”李力告诉燃财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下半年,胡玮炜加入了离职员工群。除了一句新年祝福,和“有事群里找?#25671;?#20043;外,她几乎不再发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人知道谁会最后一个离开,但胡玮炜的存在似乎在告诉大家,摩拜从来没有散过。或许,那段梦幻的、激情燃烧的记忆是摩拜人最后的倔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毕竟,“那么多的钱,那样快的速度,那样热血的战斗,人生有一次就够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文中李力、薛?#36873;?#24352;万全、周宇均为化名,部分?#35745;?#26469;源于视觉中国和网络。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 辑?#21644;?#27946;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责声明: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,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,请读者仅作参考,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,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新闻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15日,中国电信董事长杨杰在2018世界物联网博览会无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?#39318;?#3906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兴MWC19世界移动大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度中国光电缆优质供应商评选结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聚焦2018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CTIME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| 广告报价 | 联系我们 | 隐私声明 | 本站地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京ICP备08004280号 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名?#30130;??#26412;?#39134;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经书面许可,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、镜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五开奖结果 澳客网首页 沈阳福利彩票官网 09年顶呱刮新产品 湖北快3直播 中彩网双色球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单式上传 五子棋价格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 高频彩最快开奖 广东36选7好彩3开奖奖金多少 购买大乐透彩票投注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遗漏 神马报六肖中特资料 江苏e球彩开奖结果图 开奖日出码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