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| 滾動 | 國內 | 國際 | 運營 | 制造 | 終端 | 監管 | 原創 | 業務 | 技術 | 報告 | 博客 | 特約記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 | 互聯網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計算 | 三網融合 | 芯片 | 電源 | 虛擬運營商 | 測試 | 移動互聯網 | 會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> 業界名博 >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團上市背后……一條可怕的食物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21日 14:57  創事記  作 者:猛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猛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猛哥分號(wm221x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校投資興辦企業,是世界高等教育界的普遍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國,校辦企業最早是通過“產業辦公室”的模式來運轉,行政管理色彩濃厚,違背經濟規律,效率低下,大都奄奄一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2年,總設計師南巡,鼓勵放開搞活經濟,校辦企業再次井噴,涌現了“集團公司”、“大學科技園”、“股份制”等運營模式,總體上是擺脫了行政干預,回歸企業發展的內在規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,一流學府走在最前端,孵化出如北大方正、清華同方、清華紫光、東軟股份、華工科技、復旦復華、交大開元等一批著名高科技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先從北大方正說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6年,北京大學投資創辦方正集團,北京大學持股70%、管理層持股3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依托北京大學教授王選的漢字激光照排系統,方正迅速起家,后介入醫療醫藥產業等領域,是國家首批6家技術創新試點企業之一,多次榮膺“國家技術創新示范企業”等榮譽稱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某種程度上,北大方正是中國校辦企業的頭號招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最牛逼的大學,中國最牛逼的校辦企業,充滿最牛逼的想象力。直到2001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閃亮登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,1966年生,重慶墊江人,1982年考入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后來在《我心中的理想國》一文中說:“我是一個農村出生的人,上大學前,甚至是大學畢業,一直都在為如何成為一個城市人而奮斗。”通過高考,他“幸運地成為了那個小山村少數出來上學的孩子之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因病休學一年,1986年畢業。鄭州航院的學習經歷,為他積累了眾多的“戰友”,此后,鄭州航院1985和1986屆的諸多校友都投奔其麾下,這就是中國資本界赫赫有名的“鄭航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學畢業后,李友被分在河南省審計廳,直到1999年底,他正式離職。期間,他主持或參與過40余家大型國企的審計和推薦上市工作,這段經歷使他對資本市場和企業并購的玩法爛熟于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述是李友的公開簡歷,實際上,在他正式離職前5年,即1994年,他就進入資本市場,并結識了以氣功和特異功能著稱的張海,一起創立河南心智、河南梅塞置業等公司,后來組建“凱地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和張海都是“凱地系”的核心人物。張海將在中國經濟界掀起一場腥風血雨,稍后略表。此處插入一個小人物郭文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,那時的郭文貴在李友的眼中就是小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,山東聊城莘縣人,生于1967年,在八個弟兄中排行老七,初中學歷,喜好斗毆,一場紛爭后,拐跑一個妹紙,外出討營生,在鄭州發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州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,日后的狠人都在此“鍍過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文貴先是倒騰建材,能掙錢,不多,要掙大錢必須倒騰土地,搞房地產。他有一個地產項目因屢拖欠銀行貸款,被告了,鬧到審計部門,正巧,尚未辭職的李友負責這個case,倆人就此相識,李還給郭介紹了工行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海后,李友與“只會蓋房子的郭老七”保持交情,但他心思完全放在資本市場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凱地系”在股市上頻頻得手,2000年和2001年,先后染指中國高科、方正科技、中科健、香港中聯系統等多家上市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還一躍成為中國高科的老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須臾之間,“凱地系”相關聯的公司總市值已超百億,引人側目。李友和張海的成為“莊時代”的“隱秘梟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下一個目標是方正集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機會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集團的歷史就是一部高層密集變動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2年,總經理樓濱龍下臺;1995年,創始人之一的晏懋洵出局,總工宋再生被撤,張玉峰擔任集團總裁;1997年,張兆東接替總裁,張玉峰擔任董事長,卻又被排除在董事會之外;再自后,又是各種“逼宮”和“風暴”……2001年,魏新出任方正集團董事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魏新來自北京大學資產經營公司,得到北京大學校領導的鼎力支持。他和集團旗下方正科技的董事長祝劍秋矛盾不可調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劍秋自覺經營處處受到方正集團的掣肘,他尖銳地指出:“學校辦企業,既不懂企業,也不懂市場。跟普通國企比,校辦企業的管理更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想擺脫方正集團的控制,把方正科技拉出去,獨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魏新決定把方正科技的管理層都清理掉。為獲取足夠多的股權支持,把祝劍秋趕走,他尋求援軍,找到了在資本市場頗有名氣的李友和張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上掉下這么一個好機會,“凱地系”與祝維沙的“裕興系”結盟,增持方正科技,爭奪控股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終,祝劍秋敗北。魏新看中了李友的能力,把他引入方正集團,出任CEO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哪里想到是引狼入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在北京耍,張海去南方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海做了浙江國投的幕后控制人,并于2002年閃電收購了廣東佛山三水的健力寶,三水區政府認為張海“有視野、有眼光、有魄力”,能把健力寶帶出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豈知,張海對做實業根本沒興趣,他就是來玩資本游戲的。這一下,把“東方魔水”徹底拖垮,3年后,鋃鐺入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健力寶盛極而衰的內幕很復雜,是一個民族超級品牌被作死的經典案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兄弟張海沒風光幾年就吃了牢飯,但李友還要風光好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+魏新的組合高舉高打,帶領方正集團多元化擴張:收購浙江證券,參股成都商業銀行,全資收購蘇鋼集團,入主西南合成藥廠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集團高科技的底色越來越模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3年,為響應國務院規范校辦企業管理體制試點的政策,方正集團改制,引入社會股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圳和成都的兩家公司,以極為優惠的價格受讓了方正集團35%的股份,后來媒體爆出,這兩家公司的幕后控制人就是李友,他企圖空手套白狼,如果得逞,他將是方正集團的真正大老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方質疑,方案被擱置。但方正集團的改制一直進行中,斷斷續續,眼花繚亂,到2011年進入高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背后自然有驚人的窟窿,黑幕能否揭開,全看偶然。監管形同虛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。雖然股權和董事會席位都不占優,但李友及其“鄭航系”把控了方正集團五大業務板塊和六家上市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人包括方正集團總裁余麗、方正集團高級副總裁方中華、方正集團副總裁馮七評、北大醫藥董事長李國軍(李友胞弟)等。他們善于利用資金杠桿撬動各種資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堂堂北京大學興辦的高科技企業就這樣淪為一幫資本客的玩物,還能說什么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一場包 子宴,“鄭航系”必將繼續叱咤風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是孽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去股市“割韭菜”不久,郭文貴也從鄭州跑去了帝都,還成立了兩個公司,一個玩地產,一個玩資本。玩資本的被稱作“政泉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帝都,郭老七很快就有了“戰神”的稱號,斬落一批高官及地產大鱷。能從群狼口中搶走盤古大觀就是明證。2011年,“政泉系”又控制了民族證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,郭文貴在家宴請李友,吃包 子。李友建議他把“政泉系”控股資產證券化以實現變現,而民族證券是最有可能資產證券化的資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老七一琢磨,民族證券與方正證券的合并對雙方都有好處,一拍即合。媒體報道稱,在重組民族證券過程中,郭與李好得蜜里調油,常常聚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利而結,必將因利而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族證券并入方正證券后,為了爭奪方正證劵的控制權,兩人翻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老七已經不是“只會蓋房子的郭老七”,他已嘗到了資本運作的甜美滋味,覺得李友在給自己“下套子”。李友則發現郭老七派人監視自己,并偷拍和錄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最后,郭文貴資本運作還是沒玩過李友,他氣壞了,要報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,郭文貴舉報李友等方正集團高管涉嫌內幕交易,導致國有資產流失。李友予以還擊,郭文貴的家底和歷史,被翻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底子都不干凈,且都是有故事的男人。隨后數月,雙方互相揭發,招招致命,都是涉嫌多種違法違規的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圍觀者看得目瞪口呆和頭皮發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初,方正集團董事長魏新、CEO李友、總裁余麗及李友的弟弟,方正集團副總裁李國軍被帶走調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文貴遁走海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,李友被判4年6個月,并處罰金7.5億。2017年,身在海外的郭文貴被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對辦案人員說,與郭文貴的較量好比是下象棋,他下不過你,就干脆把棋盤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可惜了那些棋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想來,廖蕾就是一顆棋子,一顆野心勃勃的棋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友獲刑的那一年,廖蕾進入方正證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來因為李郭大戰,方正證券的名聲就不大好。后來,方正證券等四家“方正系”公司又被證監會頂格處罰,李友還從重處罰,終身市場禁入。故而,有職業追求的人士理應對方正證券避而遠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廖蕾偏偏往里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這幾日刷屏了,背景已經被大家扒得很干凈:苦出身,靠好心人幫襯,接受教育,自強不息,考入清華大學,后保研,畢業進入金融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有很多標簽,“美女“、“學霸”、“網紅”,是其中最常被人提及的三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,她就在網絡上轟動一把,身穿各式漢服,化身小網紅,做直播,推薦股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女網紅,本來就充滿挑逗的況味,再加上“清華”的標簽,她如果不紅都沒有天理。但就是沒紅,還被監管層盯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證券被湖南證監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監管措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想蠻悲哀,一個研究“航母”、“核電站”、“人工智能”的碩士學霸,去做所謂的“證券分析師”,實則利用美貌和學歷來作為圈層的噱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就引出了一個悖論:讀書真的有用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讀書有用,為什么一個清華大學的高材生需要去直播平臺扭捏作態,自我炒作?而且就算這樣,她還比不上賣燒烤出身的主播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要說讀書無用,似乎也不對,不然她就進不了那個可能毀了她的飯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帝都多飯局,攢飯局能力的高低是資源調動能力的集中反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場飯局的核心人物是一個私募基金掌門人,本科清華大學畢業,正因同為校友,廖蕾才能搭上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起初是一個張姓女子意欲單約該大佬,被廖蕾截胡,最后她拍了飯局的圖片,流傳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評既壞。廖蕾和團隊上司皆被方正證劵停職調查。受此事件的影響,她可能很難再在金融行業中立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假如2016年,廖蕾沒有去方正證券,去的是美團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團今天上市了,市值超過小米和京東。王興苦熬,九死一生,終于夢想成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答謝會上,王興特別感謝了喬布斯,因為有蘋果手機,移動互聯網時代出現,創業者才迎來黃金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正的創業是對社會的關照。美團還稍稍欠缺,但相比興風作浪的投機客,王興算作是一個厚道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團的創始人團隊清一色都是清華系,憑借廖蕾的才華,在美團應該能謀個好前程。撐到上市日,定有一筆不菲的期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創業公司方生方死,金融業就不一樣,每時每刻都與名利場相交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選擇了看似最快捷的那條路,當然就要承擔沿途的荊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絲毫沒有嘲笑廖蕾的意思,更沒有落井下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鋪墊這么多,只是感嘆:這個資源倒配的時代留給年輕人的路已經不多了,而且荊棘愈發密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兩撥人,趕上了歷史大轉折,各種紅利疊加,膽大者皆有機會出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斗轉星移倏忽間。1980年代和1990年代的兩撥人,只得用自己的學歷和身體,作為抵抗的武器。然而,出格者“死”得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一場實力對比懸殊的對抗中,普通人所能擁有的最好武器是時間,并遠離久居不聞其臭的“垃圾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輕人總是不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 輯:章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15日,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彩專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WC 2018世界移動大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興通訊2018年MWC專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興通訊年終5G盤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飛象網2017年度手機評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CTIME推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