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| 滾動 | 國內 | 國際 | 運營 | 制造 | 終端 | 監管 | 原創 | 業務 | 技術 | 報告 | 博客 | 特約記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 | 互聯網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計算 | 三網融合 | 芯片 | 電源 | 虛擬運營商 | 測試 | 移動互聯網 | 會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> 業務 >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黃車撐不起戴威的大倔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11日 09:07  鹿鳴財經  作 者:潘茂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2018年的夏天于ofo而言,是一場大旱。靠著今年3月份阿里巴巴領投的E+輪融資苦苦維系,上資訊、登廣告、加押金,但凡能籌到錢的方法都用盡,望眼欲穿,始終不見往日擁簇的投資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前不久有消息傳出,ofo將于近期完成E2-2輪融資,融資額達到數億美金。該輪融資將由螞蟻金服領投,滴滴跟投。對此,滴滴、螞蟻均表示不便評論,ofo方面則稱事情如有實質性進展將會官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雖說久旱逢甘霖,相信戴威也難有被澤雨露的歡喜,ofo的走向已不受戴威的左右。此前的傳言中,流傳最廣的是,滴滴將低價收購ofo,同時承擔其部分債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顯然這并不是阿里希望看到的,摩拜已被美團收入囊中,若ofo再倒向滴滴,意味著阿里于騰訊在出行領域的較量中再失一城,同時ofo最后三公里的數據資源,對于螞蟻打通自身現有數據和海量用戶出行軌跡的數據,以指導其他業務具有重要作用。滴滴一方面希望能把最后三公里打通,完善其在出行領域的布局,另一方面也不可能坐等ofo與哈羅聯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番阿里和滴滴共同向ofo伸出援手,很多人覺得出乎意料,事實上這是大概率發生的事情。對于阿里和滴滴這種久經沙場的老將,爭朝夕勝負實在太小孩過家家,若是為此爭得頭破血流兩敗俱傷,便是得不償失,這樣的結果是雙方都不愿意看到的。擱置爭議,共同開發,是最明智的選擇,發展才是硬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第一財經報道,ofo拿到的這筆錢并非外界傳聞的數億美元,大概率是1億美元多一點,主要是用來支付員工工資等用途。對內10號便是ofo的發薪日,對外供應鏈上的合作伙伴頻頻催債,上月末,上海鳳凰自行車還將ofo訴至法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ofo真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,不得不說,大佬們的踩點十分準,而且給錢的量也很有講究,夠吊命就行。畢竟ofo要是真垮了,誰都沒好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翻篇總是很快,夢想還在原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寧愿坐在寶馬車里哭,也不愿坐在自行車后面笑。”在2010年一檔相親節目中,一位女嘉賓的表態讓這句話紅遍大江南北。要知道在上世紀70年代,聘禮或嫁妝俗稱“老三件”的時候,也就是自行車、手表和縫紉機組成,并且作為家庭生活水平的體現,有這“三件”的婚禮才算是體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行車就這么平白無故躺槍,似乎一時間自行車被打上跟不上時代(屌絲)的標簽。而后在2014年上海就出臺過一項規定:禁止自行車進入市中心地區,讓這座城市更適合汽車行駛。根據商業周刊數據顯示,1986年,63%的北京人使用自行車作為主要出行工具,然而到了2013年,這個比例就急劇下降至14%。從1990年到2010年,全國自行車使用率每年下降2%到5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到自行車再度大規模闖進人們的生活,已然不是之前灰蒙蒙的樣子,而是赤橙黃綠青藍紫,相比彩虹一色不少,一時成為了創投圈的寵兒。對于普通人來說,共享單車確實改變了生活,對于參與這場變革的人來說,短短三年經歷了最為跌宕的商場變遷,順帶改變了命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命運的安排就是如此巧妙,逐漸走向沒落的自行車聲勢浩大地回歸,曾經風口浪尖上的弄潮兒又在逐漸邊緣化。一說共享單車,直接關聯起來的一個詞就是“燒錢”,共享單車自誕生開始就不是普通人玩兒的游戲。ofo叕被收購了,ofo叕出來辟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空穴才會來風,外界看來ofo賣身已成定局,做再多掙扎也屬徒勞。戴威何苦遲遲不肯松口?因為在戴威看來,創業也是為了面子。雖然他在去年曾說:“最近我跟人聊,還是發現很多人在犯我當年的錯誤,在為了面子創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9年的時候,盡管戴威還是個剛考上北大光華管理學院的19歲小屁孩,但他“戴老板”善于經商的名聲早已聲名遠播。大二那年戴威承包下一個茶餐廳的晚間經營時間,便于同學們晚上通宵,接通無線網,一晚12塊錢,提供熱水,餓了還能點個小吃。一到晚上,尤其是期末考試前、交論文前,“走,去戴老板那”成了流行語,據說直到現在,偶爾還有人打電話給戴威訂座。首次創業大獲成功,雖說相比于后來的ofo只是一個小生意,但戴威從茶餐廳身上獲得了一種滿足感和幸福感,還鼓舞了他創業的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說戴威是90后,卻是當了近10年的“老板”了,已經占據了他目前生命三分之一的里程。對于一個一帆風順的傲氣青年來說,讓他聽你的,憑什么?況且在戴威看來,資本是來掙錢的,而自己是給了資本一個掙錢的機會,誰主誰賓一目了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人對北大清華向來有著別致的情感,牙齒掉光了的老爺爺都會笑嘻嘻的問他不諳世事的小孫兒,“你長大了是去上北大還是清華啊?”能去到中國的頂級學府深造已經是社會對一個學子最大的認可,他們當然有理由相信自己就是天之驕子,棟梁之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面子是戴威一直撐著的動力,那團隊便是提供動力的內部來源。單打獨斗不容易堅持,逐個擊破總是要簡單些,戴威能堅持到今天核心團隊意志一致便是他的后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是在2009年,一個外表溫文爾雅的大男孩從陜西來到了北大,與戴威分在了一個寢室,他就是戴威第一個事業合伙人薛鼎。本科畢業戴威去到青海支教時,薛鼎專程從家里跑去青海看他,這一趟兩人琢磨出來了ofo這個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對騎行的迷戀,戴威上北大加入的第一個社團就是北京大學自行車協會,在協會的鳳凰嶺騎游活動中認識了第二位事業合伙人,北大考古專業、富有冒險精神的張巳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一群人他們不缺激情,也可以說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闖勁,不愿意默守陳規,或是順從資本的安排姓杭州的馬還是深圳的馬,獨立是他們的堅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戴威不一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有人問戴威,“你追求的是快還是穩”?戴威利落的回答很符合一個年輕人對速度的狂熱,“快,肯定是快”。曾和ofo殺紅了眼的摩拜創始人胡瑋煒顯然已經過了戴威年少輕狂的年紀,做出的選擇更識時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瑋煒來自浙江東陽,一個以手工木雕和橫店影視城出名的城市,她也有過天馬行空的想象,中學時候夢想成為一名記者,偶像是戰地記者法拉奇,然后來到了浙江大學下設的城市學院念新聞學,一切都順理成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她對自我妥協了,夢想之所以叫夢想,正是因為它不能大概率的實現。2004年的那個夏天,去到了《每日經濟新聞》,后來一路北上來到充滿可能性的北京,在《新京報》、《商業價值》、《極客公園》等媒體擔任記者,一干就是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四位數的月薪到五位數,她用了近十年,北京打拼的日子顯然讓胡瑋煒更加認清了現實和理想的差距。然而戴威不同,要是算正式走出學校,去年他才從北大研究生畢業,加之家境殷實,他并沒有切身體會過社會原本的滋味,雖然在支教期間,戴威曾有過一段吃苦的日子,但是這種日子是可以看到終點的,只能算是一種體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如前文所述,戴威認為:“資本是來掙錢的,給他一個掙錢的機會。”顯然,年長一些的胡瑋煒就更加透徹一些,在2018春節前,胡瑋煒向吳曉波談到:“資本和摩拜都是相互依存的,沒有一家真正成功的企業最后成功的原因,完完全全只是因為資本,所以資本是助推你的,但是最后,其實你都得還回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那句“失敗了就當做公益”在網絡上廣為流傳時,ofo投資人朱嘯虎稱:“我們不會投一個拿了投資人的錢說失敗了就當做公益的CEO。這沒有對投資和錢的基本尊重。”或許這句話只是胡瑋煒作為女性的柔軟所在,而這也正是李斌看中的一個特質,胡瑋煒成了摩拜打出去的招牌之一,綠色出行的故事太好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摩拜好講故事,ofo善談夢想。戴威用20串羊肉串的代價,讓中文系的師弟寫了一封振奮人心的公開信——《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眾所周知,摩拜這個項目是出自李斌,既然交給胡瑋煒做,自有其道理,胡瑋煒從一開始就應該明白自己的角色定位,她的話語權十分有限。而李斌作為一個典型的連續創業者自然對當下創業準則輕車熟路,對資本的訴求心知肚明。最終摩拜成為為美團上市增加的砝碼便是水到渠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ofo與摩拜的不同在于,ofo多了戴威這個變量因素,一名滴滴的員工評論程維和戴威,他說:程維很軸,戴威比程維更軸。戴威不僅軸,而且還霸道,拿了資本的錢同時要求資本尊重創業者的理想。或許在戴威看來這并非霸道,創業者的理想本就應該被尊重的,但這顯然不符合當下圈內規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內,關于ofo的消息不是降薪就是裁員,不是調價就是高管離職,總之就是給人感覺,小黃真的馬上就要黃了。但無論活的多難,目前依舊尚存,就是對這些消息發出者最好的打臉。消息釋放者是誰?或許看看最終受益者為誰便能得到答案,對于買方來說,壓價是一項必備技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落幕無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3月26日,在接受36氪馮大剛采訪時,戴威還在說,和摩拜最高層討論的最終結果是,一切皆有可能。然而短短幾天的時間,4月3日的深夜,在北京東三環邊上的嘉里中心摩拜的命運就已經被決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最親密的對手找了個歸宿,難免有些落寞。更帶了些悲哀的是,在摩拜被收編后的第一次全員大會上,王興提到,摩拜后期的主要競爭對手應該是哈羅單車,而不是目前對抗最直接的ofo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5月ofo的內部會議上,戴威將ofo的現狀比作是《至暗時刻》中英國政府和首相丘吉爾所陷入的被動局面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正是因為敦刻爾克的成功撤退是個結局大反轉和小概率事件,才會成為經典,所以,戴威是明白ofo的處境。然而,舉起白旗ofo并不會被“滅國”,那為何要在實力懸殊的條件下戰斗到底?可以肯定的是他并不是為了ofo,或者說并不全是為了ofo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年在北大,戴威大一就開始競選光華學院組織部長,和他同臺競爭的多是大二的學長學姐,在學生中的認可度也比戴威高的多,但最終戴威當選,有北大學生在論壇中,將戴威這次的當選稱之為逆襲,也許,戴威想將自己的逆襲經驗再上演一次,但是校園中的競爭與創業路上的真槍實彈相比未免顯得稚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創業對他來講,只是一個過程,他是主導者,他應該主導這個過程,而不是做一個傀儡。”ofo員工這樣形容戴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,無論ofo最終結局如何,戴威出局已是既定事實,但一般來說留下創始人穩定軍心才是收購公司后普遍的做法,戴威為何要出局?其實可以組合一下看效應,戴威搭程維,一個比一個軸;戴威搭阿里,戴威不愿意成為下一個張旭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財新》曾報道,截至今年5月,ofo單月成本2.5億人民幣,賬面可用資金已經不超過5億元,相信阿里和滴滴也在等著戴威低下頭顱的一刻,但戴威硬生生咬牙撐到今天,決心是堅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ofo總部所位于北京理想國際大廈,據說創業者將這里稱之為創業的風水寶地,誕生過百度、新浪。ofo據得地利,何奈無天時,這塊風水寶地是屬于00年代的風水寶地,沒有AT雙雄獨立,那時的互聯網圈草長鶯飛,但彼時的戴威還穿著校服在各種補習班之間輾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1月的最后一天,在國貿三期56層,當戴威和張巳丁興奮地從國貿的地下商場沖上56層,接受金沙江創投的1000萬,命格就已定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北大已經放寒假了,ofo被靜靜地停放在校園里,青春的黃色還依稀可以見到,在一片白茫茫中顯得別具一格,不過覆蓋在上面的雪還在不停地增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 輯:值班記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眾所周知,手機是基礎的通訊工具,車是基礎的交通或者出行工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彩專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WC 2018世界移動大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興通訊2018年MWC專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興通訊年終5G盤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飛象網2017年度手機評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CTIME推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五开奖结果